男人把女人桶到爽免费应用,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白浆动态视频,男人JI巴放进女人免费视频30...

<th id="mgk1q"><option id="mgk1q"></option></th>

    1. <th id="mgk1q"></th>
      <strike id="mgk1q"></strike><tr id="mgk1q"><sup id="mgk1q"></sup></tr><code id="mgk1q"><em id="mgk1q"><optgroup id="mgk1q"></optgroup></em></code>
  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  第四十七章 交易
        ????第二天清晨,日本商會的大門剛剛打開,一小隊人小跑著出來,站在商會門外。

        ?????里面開出了一輛車,車窗用白色窗簾擋住,外面的人看不見車里的情形。

        ?????轎車離開使館街后就往天津飯店的方向開去,車速不快,跟在車后面的一隊人小跑著就能跟的上。

        ?????轎車在大門已開的天津飯店門口聽著時,周圍的人自覺的避開了與轎車的距離,幾乎所有人看向轎車的目光都帶了積分探究,幾分嫌惡。

        ?????車頭上插了兩面日本國旗,這是外交官的車,天津飯店就算是津門一代名流的集結地,這大使的車還是少見的——更何況還是日本大使館的車?

        ?????在這里的多是一些見過世面的人,有日本人出現的地方,總沒有什么好事。

        ?????這個他們都很清楚。

        ?????待轎車后面跟著的人都到齊了,才有人打開車門,一個男人從車里出來,穿著一身灰色西裝,內襯的白色襯衣很挺闊,這人金發碧眼,竟然是一個歐美國家的人,而非日本人!

        ?????“科恩斯先生,歡迎您到來?!蓖鈬藙倓偝隽宿I車,就有一個管事模樣的的人迎了上去,管事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。

        ?????那外國人很是傲慢,鼻孔朝天地瞟了管事一眼,率先便進了天津飯店。

        ?????他被人迎進早已準備好的包廂,卻以外的發現,包廂里除了兩個候在一邊的少女外,再沒有其他人了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身邊的人臉色都變黑了,看著跟過來的管事,質問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時間是你們定的,這時候人呢!”

        ?????管事渾身一抖,腳軟的都要站不住了,真不知道是哪個天殺的綁了夫人和小少爺,老爺快四十的年紀可算是有個兒子,偏偏在這時候出事了!

        ?????這幫外國人的狠毒他都看在眼里,可眼下這......老爺去贖人去了,家里還怕出了岔子瞞著玉家來的人。

        ?????他摸著袖子里的銀票,臨走的時候老爺把銀票交給了他,說是交易由他負責。

        ?????可是道上誰不知道,軍火交易最忌諱的就是中途換人交易,這其中的危險和不確定因素太多了。

        ?????他看了一眼科恩斯,發現他臉色并不好看,管事馬上招手示意兩個侍女過來好好招待客人。

        ?????只是,兩個青春靚麗的少女并沒有引起兩個冰冷冷的軍火販子的關注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身邊的男人只是拿出了一把槍指了指兩個少女,女孩們立刻呆若木雞,動都不敢動了。

        ?????“真是長見識了,沒想到居然這么不重視這次交易,這兩個來歷不明的女人也敢往這里帶嗎?”那人語氣里帶著嘲諷,看不起管事做事的不專業,太不嚴謹了!

        ?????就在管事戰戰兢兢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,只聽見一聲輕輕放下水杯的聲音。

        ?????“算了?!闭f話的正是科恩斯,他的聲音有些陰柔,不硬氣,卻聽起來讓人發自心底的有些驚恐,“你有話要說?”

        ?????這男人長得很精致,眉眼深邃,五官如同雕塑而成,再加上隱秘尊貴的氣度,即使是個外國人也讓管事看得出來,這個男人絕對是個貴族。

        ?????畢竟他給人的感覺,和家里那位玉家人太像了。

        ?????他湛藍的眼睛看著管事,他身邊助理模樣的人見他發話了也就退到一邊。

        ?????管事把手里的銀票恭恭敬敬地放在桌子上,才道:“科恩斯先生,這是之前商量好的價錢。我家主人有急事,怠慢了,實在是不好意思!”他匆忙說完這句話,就怕這兩個德國人一個不爽就不給他開口的機會了。

        ?????哪知科恩斯臉站都沒有站起來,他身邊的助理也只是不屑的笑了笑。

        ?????管事不明白了,價格是之前談好的,就算老爺不來壞了規矩,但是這幫外國人總不至于坐地起價吧?

        ?????“閣下的意思是?”猜不透也就只能問了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不緊不慢地喝了口茶,似乎那一摞巨額銀票根本就是一堆廢紙。

        ?????“我本以為王先生是這津門最有實力的黑道,有實力吃得下我手里的東西?!彼f中文時逃不掉外國人發音不準的毛病,可是聽起來卻很沉穩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放下杯子笑了笑,才道:“看來是我高看了,這王先生也只是個市井混混罷了,還真是擔不起這次合作?!?br>
        ?????“你!”管事怒了,卻見科恩斯身邊的男人緩緩地抽出一把槍,也只能把火氣壓了下去。

        ?????整個天津的軍火買賣都是王家的,這種規??墒沁B當年的金家都沒有做到!

        ?????更何況,那批軍火簡直是賣出了天價,一百萬現大洋,那是一般人能拿的出來的?這幫人居然真想坐地起價?

        ?????“先生說笑了,整個天津,恐怕也就王家能有那個實力和膽量能吃得下閣下的軍火?!惫苁逻@時也不想小心翼翼的了,王家人自火炮王的名號打出去以后就再也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倒是也不生氣,只是站起身拿過桌上的皮手套就打算走。

        ?????王家能出這么一大筆巨款確實在他的預料之外,還想著王家或者王家背后的人,知道他手里到底有什么東西才肯出這么大一筆錢。沒想到,卻只是拍了一個愚蠢懦弱的管家過來,根本就沒有重視這次交易。

        ?????那自己手里的東西,自然就不能輕易地交易了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嘆口氣,那些東西來之不易,家里還指著能換上一筆巨額財富救急呢。

        ?????“科恩斯先生!你!”管事出聲阻攔,臉都急紅了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的助理轉身倨傲地笑了笑,低聲道:“對不起,王家卻實不是這次的合適交易對象?!闭f完就不再理會管事,跟在科恩斯后面出去了。

        ?????時間正值七點五十分,一場本該在早茶完成的交易就這么突然結束了。

        ?????管事憤憤地撞上門,這外國人反悔地也太快了!

        ?????“先生,您為何不繼續交易呢?這盒我們之前估計的并沒有誤差???”一出王家人的視線,科恩斯的助理便忍不住了。

        ?????他絲毫沒看出來科恩斯有一分焦急的樣子,這次冒險帶東西出來,不就是為了一筆巨款嗎?

        ?????科恩斯沿著走廊一直往前走,直到走到臨街的轉角處才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?????他的面前有一扇紅木雕花大門,雕花很細致,紅木也是一整根紅木,紋理優美,一看便知這門價值不菲。

        ?????“我們出來是為了錢?!笨贫魉雇蝗坏?,“如果有人出了一個連我都無法想象的價格,那我就自然會心動了?!?br>
        ?????“可是......”助理忙伸手攔住科恩斯要開門的手,“先生,沒有免費的餡餅,出價比王家還高,真的可信嗎?”

        ?????科恩斯伸手勾勒著紅木門上的雕花,緩緩道:“貴族之間是不會撒謊的,他是一個貴族,我也是。并且,這人是清王朝皇室的后裔。你也知道,中國東北一帶總有人不安分,所以,他是需要我們手里的東西的?!彼ь^看著助理,頗有自信地笑了笑,“我有預感,我和他會長期合作?!?br>
        ?????助理依舊不放心,可是先生認定的事他又無法改變,并且,先生確實少有犯錯的時候。

        ?????“先生,等在里面的那位貴族是誰?”

        ?????“他姓玉,叫做玉容周?!?br>
        ?????紅木門被輕輕推開,映入眼簾的是一方案幾,一個男人正對著他們端坐在一方矮凳上,那男人手里端著一個精致小巧的紫砂壺,正往桌上的青瓷杯子里傾倒茶水。

        ?????陽光穿過玻璃和蕾絲紗幔灑在男人身上,讓男人的一身白色長袍看起來有如會發出光芒一般。

        ?????之間他緩緩抬起頭,眉眼間清俊的意味仿佛是用水墨畫勾畫出一般,只是在那雙寒星一樣的眼眸中有著無法忽視地英朗氣息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覺得自己的心跳快了幾分,一直以來東方的美人都是古典神秘的,他見慣了東方少女的韻味,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中國男人如此的優美,真的就如中國人所說的畫中謫仙一般的意境。

        ?????“兩位來了,請坐吧?!蹦腥藬懒藗€手勢,他的聲音很沉穩,聽起來也是韻味深厚的感覺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緩步走過去,坐在了男人的對面。

        ?????“我一看見玉先生,就知道你并沒有欺騙我。你真的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中國的貴族?!?br>
        ?????對方對他的贊美之詞并不領情一般,只是伸手示意科恩斯喝茶。

        ?????“既然來了,那我就直說了。一千萬外加一套宋代官窯五套瓷器,買下科恩斯先生手里的好東西,如何?”他說的是德語,卷舌音很是華麗流暢,這讓科恩斯更加欣賞他了,這么一個男人,可是相當驚艷的!

        ?????他喝了一口茶,說不上來哪里好,在茶水里還能喝出來胡椒的味道很是奇怪。出于禮貌,他還是對味道古怪的茶水贊賞了兩句,才道:“如此高的價格,可不是我手里的那批貨能賣的出去的?!?br>
        ?????“那些我還看不上?!蹦腥司芙^地干脆,微微上挑的眼角似乎是天生就帶著輕蔑和貴氣。

        ?????助理對它的態度很不滿,想說些什么,卻礙于男人逼人的氣場,只能一言不發。

        ?????科恩斯的眼睛瞬間亮了!

        ?????找對人了,這人真的知道自己手里的圖紙!

        ?????他有意泄露了圖紙的消息,也一直提防圖紙失竊,現在總算是可以脫手了。而他,只用拿錢就好。再然后,中國華北這一灘渾水就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了。

        ?????只見男人拖出來了一個箱子,箱子不大卻極為奢華,紫檀木的箱子上勾畫著細致的花紋,一顆顆珍珠鑲嵌在檀木中,構成了幾十朵潔白的花朵。

        ?????“這個小玩意就送給科恩斯先生了?!毕渥右淮蜷_,里面是兩摞厚厚的銀票,還有一張鮮紅的寄票,“寄票是北平端古齋的,憑著張票,就可以吩咐端古齋的人給先生取貨了?!?br>
        ?????男人說話時的語氣太過輕描淡寫了,就像那個精美的箱子不過是一堆破木頭,一千萬只是一筆零花錢,精美的宋朝瓷器不過是幾個玻璃瓶一般。

        ?????“玉先生?!笨贫魉拱櫫嗣?,哪有人這么交易的,他來之前準備好的一堆談判技巧絲毫沒用上。

        ?????卻見對方突然笑了,如畫般的五官很是靈動,可笑聲里的嘲諷卻讓人十分不悅。

        ?????“科恩斯先生莫非不知道,一幫蘇聯特工早就盯上你手里的東西了嗎?”他看著科恩斯,漆黑如墨的瞳孔仿佛能洞察人心。

        ?????“夜長夢多的道理,想必您也懂吧?”
        男人把女人桶到爽免费应用,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白浆动态视频,男人JI巴放进女人免费视频30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