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把女人桶到爽免费应用,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白浆动态视频,男人JI巴放进女人免费视频30...

<th id="mgk1q"><option id="mgk1q"></option></th>

    1. <th id="mgk1q"></th>
      <strike id="mgk1q"></strike><tr id="mgk1q"><sup id="mgk1q"></sup></tr><code id="mgk1q"><em id="mgk1q"><optgroup id="mgk1q"></optgroup></em></code>
  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  67.第67章 沒腦子的小歡
        ????<!--章節內容開始-->????雌獾是條忠狗,鑒定完畢。

        ?????就算魏可再挑剔,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。

        ?????除了恐怖的叫聲,閃電般的速度,還有令人膽戰心驚的咬合力,雌獾和一般的寵物無異,總是圍著魏可身邊打轉,時不時對著魏可嗅嗅,或者用它的小鼻子輕輕碰碰魏可,似乎是在表示:

        ?????主人!我在這里!快來安慰我一下!

        ?????“走開!老子不喜歡養寵物!”

        ?????魏可被煩的不行,他確實是不喜歡寵物的。

        ?????中國的軍營里,遠比其他國家的軍隊管理嚴格,哪怕魏可是軍官,他也必須按照規定來,被子必須疊成方塊,個人物品必須放置整齊,這還是因為他們是特種兵,如果是普通野戰軍,那就更嚴格。

        ?????你見過被子疊好后,用直尺去檢查的嗎?

        ?????還有,床下鞋子數量必須固定,不能多不能少,擺放順序不能亂,毛巾搭出臉盆的長度,必須是統一的,就連漱口杯里的牙刷,有毛的一面的朝向,都是規定好的。

        ?????紅箭是打仗的部隊,對于內務的要求沒有那么變態,但總歸是不能飼養寵物的。

        ?????所以,哪怕雌獾再怎么像寵物,魏可也不愿意它圍著自己打轉。

        ?????連楚紅柳都看不下去。

        ?????沒別的,女人的愛心很容易泛濫,這只雌獾在不發怒的時候,的確很像一只可愛的小動物,讓楚紅柳看得眼饞,但又想不明白,雌獾為什么就是不愛搭理她。

        ?????“沒道理??!難道它是雌的,不喜歡女人?也不對??!白小棉不是男人嗎?”

        ?????魏可在心里暗樂。

        ?????他好像已經知道原因了。

        ?????左手!

        ?????雖然不知道為什么,但他已經注意到,雌獾更喜歡在他的身體左側,而且,每當距離他的左手較近的時候,它就會不由自主伸出舌頭,輕輕地來舔他的左手。

        ?????剛開始的時候,魏可被嚇了一跳,以為它會突然對著他的手臂,咬上一口。

        ?????但不是,它的動作很親昵,一點沒有威脅性。

        ?????不管怎么說,雌獾算是將功贖過,幫助魏可抓住了白小棉,魏可也不能過河拆橋,把它趕走,于是,兩人一獾,再加上被魏可拖在手里的已經昏迷的白小棉,一個很怪異的組合,從鹽礦里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?????“魏大哥,楚姐!你們抓住白家大少爺了!??!這是……”

        ?????沃嘎見魏可和楚紅柳歸來,而且抓住了白小棉,很是高興。

        ?????但,緊接著他就看見了雌獾,臉色大變。

        ?????楚紅柳就在一邊,饒有興趣地看著,她當然是想看看,雌獾對沃嘎的態度。

        ?????只見,沃嘎很是恭敬地,雙手合十,對著雌獾行禮,這是栗敢地區當地人的常用禮節,一般遇到年長的,地位高的人,都會這樣做,以示尊敬。

        ?????然而,雌獾一點表示都沒有,依然跟在魏可的腳邊。

        ?????可以確定了,雌獾對什么人親近,與性別無關,它只是愿意和魏可親近而已!

        ?????“沃嘎,你為什么要對它行禮?”楚紅柳奇怪問道。

        ?????“楚姐,在我們山里人的傳說中,雌獾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,我們人類只是客人。所以,一旦遇見雌獾,就必須對它保持尊敬,如果不敬,雌獾會發怒,山神也會降罪給我們!”

        ?????沃嘎說的真誠。

        ?????楚紅柳卻氣得翻白眼了。

        ?????對它不敬,雌獾就會發怒?

        ?????魏可不僅開口罵,還動手打它了,也沒見雌獾對魏可發怒,反而是她,僅僅想摸一下,就引得它發怒,這到底是誰敬誰不敬,這小東西也太沒節操了!

        ?????“沃嘎,腿上的傷怎么樣了?”

        ?????魏可趕緊打斷,反正他猜到雌獾喜歡他的原因之后,就不想管了,它樂意跟著也無所謂。

        ?????沃嘎小腿被毒蛇咬傷的部位,沒有變得更嚴重,但,小腿依然腫著,若想讓他自己走回去,那也是不可能,所以,魏可決定背著沃嘎回鎮上。

        ?????白小棉呢?楚紅柳是沒有力氣把白大少弄回去的。

        ?????“你們看看誰動手,把這家伙解決了吧!”

        ?????魏可一句話,就讓兩個人微微變色,即便是楚紅柳,臉色也變了。

        ?????戰場上開槍殺人,與面對面殺一個人,感覺能一樣嗎?

        ?????“你,不是三不殺嗎?”

        ?????楚紅柳憋了半天,才憋出這么一句問話。

        ?????魏可笑笑解釋道:“他曾經拿著槍要殺我們,所以,就不是手無寸鐵之人。再者說,他手下那么多打手,那些打手要殺我們,不要說他是個男人,就是老人,婦女,孩子,也殺得!還有,白家父子作惡多端,手里冤魂無數,這種人,不在手無寸鐵之列!”

        ?????“哦,我懂了。原來很多人都誤會了你的意思,怪不得07從來不留俘虜?!?br>
        ?????楚紅柳這才點頭,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?????就在這時,旁邊的沃嘎,已經手持匕首上前,一刀,刺入了白小棉的心窩!

        ?????“我殺了白家大少!我是那措人的英雄!”

        ?????沃嘎的臉色有些發白,卻還是大聲地這樣說道。

        ?????轉過頭,他恭敬地對魏可和楚紅柳行禮道:“魏將軍,楚總指揮,你們幫那措人殺了白錦標和他的兩個兒子,那措人永遠感激你們,你們是我們的恩人!”

        ?????“胡說,什么你們我們,現在我們都是那措人!”

        ?????“是啊,魏大哥,楚姐,我們都是那措人?!?br>
        ?????沃嘎憨厚的笑了。

        ?????可憐白大少白小棉,若不是魏可來了,他以后很可能接他老子的班,成為那措的實際統治者,但很不幸,他先是被雌獾咬斷了腿,又在昏迷中,被沃嘎一刀宰了,臨死都沒弄清楚,自己怎么死的。

        ?????消滅了白小棉一伙,魏可心情大好。

        ?????再加上,他和楚紅柳之間,彼此解開了心結,關系無形中近了一大步,有時候不用說話,只需要相互給個笑容,心里就暖暖的,這一路走回去,就像一對戀人,結伴出外郊游。

        ?????唯二煞風景的是,被魏可背著的沃嘎,以及跟在腳邊的雌獾,成了兩個大燈泡。

        ?????“我們給它取個好聽的名字吧?”

        ?????“哦,它是雌獾,要么叫它小雌?不好聽。那就小歡吧,順口?!?br>
        ?????“小歡,這么簡單,你也太不費腦子了!”

        ?????“怎么了?我沒叫它狗蛋就不錯了!”

        ?????“你!真俗!”

        ?????楚紅柳很不滿意,但,雌獾根本不講究,當魏可“小歡”“小歡”地叫著它的時候,小東西立刻歡快地圍著魏可的腳邊轉圈,顯然,對于自己有了一個名字,它是很開心的。

        ?????看到這一幕,楚紅柳滿臉黑線。

        ?????如果小歡是個人,她肯定上去踹一腳:沒腦子的笨蛋!人家拿你不當回事,你偏偏要湊上去,蠢不蠢??!
        男人把女人桶到爽免费应用,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白浆动态视频,男人JI巴放进女人免费视频30...